ksano avatar

職場公司的管理層是絕對理性?

🕖 by ksano

當然不是,用赫伯特 西蒙的有限理性模型解釋公司管理層的決策,往往能更好地反映現實。

在有限理性模型之中,人們追求的不是絕對的最優結果,而是相對能令人滿意、能達成基本目標的結果。

舉個假想的例子:

某食品公司的管理層考核關鍵指標為公司的市值,如果管理層能將市值提升到100億,則公司不需要裁員、高管能獲得豐厚的股權激勵、現有供應商和經銷商的關係都能維持下去。

職場公司的管理層是絕對理性?

目前,管理層面前有兩個選擇:

1、增加現有產品線的行銷力度,有80%的可能性恰好讓市值達到100億,有20%的可能性讓市值達到90億;

2、研發新的產品,有 50% 的可能性讓公司市值達到 200 億,但也有 50% 的可能性讓公司市值達到 90 億。

如果管理層是絕對理性的,且公司完全風險中性,選項 2 的預期收益更高,是更加理性的選擇。

然而,管理層很難抵禦實現「令人滿意」結果的誘惑 -- 所有人都安全上岸,自己能拿到股權激勵,上下游關係保持穩定,這不挺好的嘛,何必冒險追求絕對最優呢?

這裡的「令人滿意」還有一層意思:如果已知存在一種可行的手段,那麼人們不會再去嘗試窮盡所有潛在的手段繼續嘗試。 假如半年過去了,目前產品線的銷售情況不錯,有極大概率能完成100億市值的目標,那麼管理層很可能並不會再斥重金聘請諮詢公司尋找新的業務方向,儘管這些方向中可能蘊含著更好的結果。

另外,在有限理性模型中,人們並非依據全部的資訊作出決策的,也並不能完全洞悉目的和手段之間的關係。

回到食品公司的例子,如果這家公司的主營產品是方便麵,管理層或許還會順便關注一下自熱米飯的市場數據,但恐怕並不會針對牛肉乾做市場調研(眾所周知,紅燒牛肉麵一年只需要一頭牛)。 即便這個市場有著巨大的商業機遇,有助於實現最優結果,但並不會被納入決策範圍之內。

同時,市場上也存在難以被解釋的因果關係,即使能夠解釋,法律、社會道德也可能不允許公司採取對應手段。 例如,疫情爆發初期,人們大量囤積方便麵用於應對居家隔離,在兩年前,人們很難預測到這樣的因果關係。 同時,即便人們後來瞭解到了這樣的因果關係,法律和人性都不允許方便麵企業故意傳播病毒來實現業務目標。

綜上,用有限理性的視角去解釋公司管理層的行為,也許會和現實世界取得更好的擬合效果。

写一条评论

Based on Golang + fastHTTP + sdb | go1.16.4 Processed in 0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