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ny avatar

tiktok創始人成功背後的秘密

🕜 by lany





在tiktok創始人張一鳴看來,心態放緩,一方面能避免短期業務焦慮的包袱,另一方面不帶固定預期地對未來有開闊的想像,有更長遠的目標。 因為沒有束縛,才對更長期保持想像力。

幾年前,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在旅途中發了個朋友圈:“旅行的部分意義在於時空切換,更容易把主體當作客體,審視自己和生活本身。”

2021年5月20日,張一鳴卸任了位元組跳動CEO一職,其大學同學、位元組跳動聯合創始人梁汝波接任。 張一鳴稱,他希望能從繁雜的企業事務管理中脫身,聚焦自身學習和提升,並從外部視角來觀察位元組跳動。

張一鳴自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成熟管理者,也不是很擅長社交,更喜歡研究組織和市場原理來减少管理,喜歡自己上網、看書、聽歌、發呆。

而位元組跳動快速擴張的業務正在讓這位愛學習的CEO越來越難留出自己精進的時間。

張一鳴感覺過去幾年很大程度都在“吃老本”, 他在卸任的內部信中寫道:“2017年之前,我還能保持關注機器學習科技的新進展,近三年已經沒有太多學習了,我在頭條、西瓜上收藏了很多專業視頻和文章,但是斷斷續續的閱讀,進展非常緩慢,在科技討論會上也難以跟上進展。”

張一鳴在極力避免一種“負規模效應”――當業務和組織變複雜、規模變大的時候,作為中心節點的CEO容易陷入被動:每天要聽很多彙報總結,做很多審批和決策,容易導致內部視角,知識結構更新緩慢。

2021年11月初,在面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、TikTok風波、教育培訓“雙减”等外部變化之後,位元組跳動將業務重新梳理為六個板塊:抖音、大力教育、飛書、火山引擎、朝夕光年和TikTok。 在位元組跳動的權力更替中,新CEO梁汝波的力量正在貫穿整個公司,而張一鳴逐漸退居幕後。

在此之前的2020年,張一鳴作為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,第一次站在了世界科技輿論的中心,站在他對立面的是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。 張一鳴和位元組跳動旗下最炙手可熱的TikTok,經歷了長達半年的監管風險,前途未蔔。

如今,一切風暴似乎都已過去。 張一鳴鼓勵位元組跳動的員工,一定要保持平常心,“吃飯的時候好好吃飯,睡覺的時候好好睡覺”。 即便當時面對特朗普政府,張一鳴也一直在據理力爭,尋求最好的結果。 在他看來,“保持平常心,接受當下的自己,把自己做好,往往就能把事情做好:平常人也可以做非常事。”

經此一役,張一鳴最大的收穫是:你不能百分百控制結果,盡可能保持平靜,做正確的決策,不要急於做决定,不要panic(恐慌),往往就已經能取得最好的結果了。

而保持平常心最重要的途徑就是,打消預期或標籤帶來的束縛,聚焦當下。

張一鳴常常用打遊戲來比喻實現某一個產品業務目標的過程,“某個遊戲要過100關,你打到99關的時候,就容易手抖。你想著,‘我這好不容易到99關了’,‘我一定不能犯錯誤’,然後你一般就會掛了。”

囙此,對於處在過程中的人,唯一能做的就是專注當下。 張一鳴固然希望公司可以高速增長,但也覺得不應該讓增長焦慮影響到自己。

“有人經常問我,你怎麼面對焦慮的,你們公司去年漲了100%,明年還能漲100%嗎?我一般這麼回復:我們公司明年為什麼一定要增長100%?當然,我們希望可以高速增長,但不應該讓增長焦慮影響到你。” 張一鳴不希望外部因素束縛了專注於當下的自己。

張一鳴喜歡在抖音上看在大海中航行的視頻,他解釋:“我不是說大家的工作或者生活真有驚濤駭浪般的困難,我想比喻一種心境,不論個人工作和生活中有什麼挑戰,有什麼困難,這些都是外部的。自己能够做到的是外部波瀾起伏,內心平靜如常。”

在張一鳴看來,心態放緩,一方面能避免短期業務焦慮的包袱,另一方面不帶固定預期地對未來有開闊的想像,有更長遠的目標。 因為沒有束縛,才對更長期保持想像力。

幾年前,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在旅途中發了個朋友圈:“旅行的部分意義在於時空切換,更容易把主體當作客體,審視自己和生活本身。”

2021年5月20日,張一鳴卸任了位元組跳動CEO一職,其大學同學、位元組跳動聯合創始人梁汝波接任。 張一鳴稱,他希望能從繁雜的企業事務管理中脫身,聚焦自身學習和提升,並從外部視角來觀察位元組跳動。

張一鳴自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成熟管理者,也不是很擅長社交,更喜歡研究組織和市場原理來减少管理,喜歡自己上網、看書、聽歌、發呆。

而位元組跳動快速擴張的業務正在讓這位愛學習的CEO越來越難留出自己精進的時間。

張一鳴感覺過去幾年很大程度都在“吃老本”, 他在卸任的內部信中寫道:“2017年之前,我還能保持關注機器學習科技的新進展,近三年已經沒有太多學習了,我在頭條、西瓜上收藏了很多專業視頻和文章,但是斷斷續續的閱讀,進展非常緩慢,在科技討論會上也難以跟上進展。”

張一鳴在極力避免一種“負規模效應”――當業務和組織變複雜、規模變大的時候,作為中心節點的CEO容易陷入被動:每天要聽很多彙報總結,做很多審批和決策,容易導致內部視角,知識結構更新緩慢。

2021年11月初,在面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、TikTok風波、教育培訓“雙减”等外部變化之後,位元組跳動將業務重新梳理為六個板塊:抖音、大力教育、飛書、火山引擎、朝夕光年和TikTok。 在位元組跳動的權力更替中,新CEO梁汝波的力量正在貫穿整個公司,而張一鳴逐漸退居幕後。

在此之前的2020年,張一鳴作為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,第一次站在了世界科技輿論的中心,站在他對立面的是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。 張一鳴和位元組跳動旗下最炙手可熱的TikTok,經歷了長達半年的監管風險,前途未蔔。

如今,一切風暴似乎都已過去。 張一鳴鼓勵位元組跳動的員工,一定要保持平常心,“吃飯的時候好好吃飯,睡覺的時候好好睡覺”。 即便當時面對特朗普政府,張一鳴也一直在據理力爭,尋求最好的結果。 在他看來,“保持平常心,接受當下的自己,把自己做好,往往就能把事情做好:平常人也可以做非常事。”

經此一役,張一鳴最大的收穫是:你不能百分百控制結果,盡可能保持平靜,做正確的決策,不要急於做决定,不要panic(恐慌),往往就已經能取得最好的結果了。

而保持平常心最重要的途徑就是,打消預期或標籤帶來的束縛,聚焦當下。

張一鳴常常用打遊戲來比喻實現某一個產品業務目標的過程,“某個遊戲要過100關,你打到99關的時候,就容易手抖。你想著,‘我這好不容易到99關了’,‘我一定不能犯錯誤’,然後你一般就會掛了。”

囙此,對於處在過程中的人,唯一能做的就是專注當下。 張一鳴固然希望公司可以高速增長,但也覺得不應該讓增長焦慮影響到自己。

“有人經常問我,你怎麼面對焦慮的,你們公司去年漲了100%,明年還能漲100%嗎?我一般這麼回復:我們公司明年為什麼一定要增長100%?當然,我們希望可以高速增長,但不應該讓增長焦慮影響到你。” 張一鳴不希望外部因素束縛了專注於當下的自己。

張一鳴喜歡在抖音上看在大海中航行的視頻,他解釋:“我不是說大家的工作或者生活真有驚濤駭浪般的困難,我想比喻一種心境,不論個人工作和生活中有什麼挑戰,有什麼困難,這些都是外部的。自己能够做到的是外部波瀾起伏,內心平靜如常。”

试试人工翻译





💘 相关文章

写一条评论

Based on Golang + fastHTTP + sdb | go1.16.13 Processed in 1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