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ysan avatar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🕧 by lysan

小白今年 21 歲,來自貴州省,有 8 年的自慰成癮史。 他把青春都付給了右手。 現在正與「癮」抗爭著。

7歲前,我一直住在鄉下奶奶家。 同住的三叔總是偷買很多黃色碟片藏在櫃子里,整個櫃子都是。

某一次,我們 3個男孩和 2個女孩在我三叔家玩,無意中翻到了櫃子裡的碟片。 看著封面上暴露的女性隱藏部位,一時間大家都很好奇。 打開一看,哇,所有小孩子臉都紅了,太刺激、太新奇! 甚至在那個時候,我們還和小女生模仿著影片裡的動作,互相摸。

當時我六七歲,還特別小。 後來我們每天都要去看,那時候我們還不會手淫,但是就喜歡去摸,去蹭,讓下面有那種不可名狀的感覺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之後那幾天都是這樣。 也沒有大人發現。

我對那段日子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,包括我被打的那些事情,為什麼被打,被打成什麼樣,我都忘記了。

唯獨這件事情,我記了 10 多年。

-2-

7 歲時,父母來接我去城裡讀書,搬到我二姨家的樓上。

二姨的孩子,也就是我們的大哥,比我大五六歲,他喜歡打遊戲王卡牌。 那時候我們家特別窮,爸媽每天只給一塊錢,卡牌也買不了,但我們就想玩。

有一次在二姨家玩時,大哥忽然把手伸進我的領口摸我。

我有些懵,就問他幹什麼。

他說「咋了?」

我回了句「沒怎麼。」 那時,我只覺得奇怪,完全毫無預感也不明白會發生什麼。

那晚,大哥跑去跟我爸媽說,讓我睡在他那兒。

兄弟之間一起睡很正常,一個男生對另一個小男生能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嗎? 我沒有想法。

當晚,他睡在我後面,我背對著他。 睡著睡著,他突然又伸手摸我,一隻手動我的乳頭,另一隻手伸進我的褲襠。 然後他讓我轉過來。 當時我是懵的,轉過去后,他就把我的褲子脫了,一邊蹭一邊手淫。 我生理上雖然有反應,但心裡是沒有反應的。

甚至那天過後,我覺得,如果這件事情能讓他滿足,那我就用自己的身體,去換那些遊戲卡片,一次 10 張、20 張。 之後慢慢地竟演化成一個交易。 那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年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我們兄弟這麼多年,沒再說過這件事。 從小到大我都是沉默的,我沒辦法再說出來了。 況且我也得到了當時我想要的東西。

我沒想到這個東西居然給我帶來這麼大的傷害。 之後好多日子,我的腦子裡都裝著一些骯髒的東西,根本不像一個小孩。

-3-

這件事的結束又扯到另一件跟性有關,跟我母親有關的事。

我父親是長途客車司機,一個星期只能回一次家。 我母親在家裡開麻將館。 後來,來了一個 17 歲的男人,我媽叫他弟弟。 他沒工作,說來混口飯吃。 當時我快 9 歲了,就叫他叔叔。

一個晚上,我哥很慌張地跑來跟我說看到叔叔和媽媽在一張床上。 我一點都不信,質疑說「怎麼可能? 叔叔對我們這麼好,你不能亂說話!」

但是後來,也是一個晚上,我起來尿尿。 叔叔本來是跟我睡在一塊兒的,可是他不見了。 我以為他去網吧了,但到了樓下,發現他的鞋和衣服都在。

一時間,不好的預感襲來,我特別害怕。 我用最輕的腳步慢慢走向我母親的房間,越靠近我就越害怕,我怕發現不該發現的事,我甚至想到會因此被滅口。

但我特別想證實這件事。 靠著牆,我一點一點挪到了房間門口。 特別小聲地爬上一個凳子,我已經滿頭大汗。 順著門上的窗戶斜眼望去,我看到了我媽跟那個男的睡在一塊。 我看都不敢多看,悄悄地爬下來,把凳子放回原地,尿也沒尿,趕緊回到我的床上。

當時我覺得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了。 好像天花板就貼著我的臉,要把我壓死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一直到 11 歲,我沒跟任何人說過這件事。

這件事讓我開始覺得性是特別骯髒的,是我不能說的事。

從那之後,我和大哥的交易也停止了,因為我已經知道,這種事跟男女之間的一樣,很臟,我不想去碰。

那之後的時間過得很快。

我變得叛逆,不想讀書,跟別人去混、去打架。 我媽就來學校抓我,直接把我從學校拖到二姨家,從地上拖回去的。 這麼多年的委屈全都湧上心頭,我一直哭,哭得厲害。 她不明白我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叛逆,她只知道我到了叛逆期,就應該打、該罵。

我爸平時打人特別兇,當時我媽打通了他的電話,我怕他直接開車回來把我打死,接了電話就一直在哭。 可能感受到我不對勁,我爸反倒關心起我,他問「怎麼了,是不是有什麼事藏在心裡? 你跟我說,不要一直憋在心裡。」 當時我就繃不住了,覺得我爸活得特別不值得,每天在外面跑車,熬得頭髮都白了。

我哭了 10 多分鐘,然後跟他說了這個藏了 3 年的秘密。

他沒說話。 可我一直哭,過了很久,他說「你不要哭,所有事情等我回來,慢慢就解決了。」

他所謂的解決,就是打、罵、砸。 我當時特別後悔,這一切本該是我一個人承擔的,我不應該說出來。

結果第二天,我媽就跑了,沒有離婚,沒跟我打招呼,也沒留下任何東西。

從那之後,我就開始墮落了。

-5-

這幾年,我的堅持好像沒有意義了。 我堅持認為淫欲是骯髒的、是噁心的,可這樣的堅持有什麼意義?

某個晚上,我在網上看到了黃色視頻,隨後渾身發熱,那感覺就像小時候偷看三叔的黃片。 我很想要弄一下,不管怎麼弄。

於是我就去廁所,拿手碰它。 以前不管是洗澡還是做什麼,我從沒自己碰過。 那次碰了,感覺很奇妙,不管是父母他們吵架、我母親她出軌... 好像什麼都忘記了,那些讓人傷心的事情都被拋在腦後了。

我覺得那是最放鬆的一刻。

我就這麼第一次手淫了。

但當時我連自己手淫了的意識都沒有,腦子裡沒有手淫和自慰這些詞彙,對它是無知的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那次過後的第二天,我就直接自慰了兩三次。

因為我的傷痛沒辦法跟家裡人溝通。 他們不會安慰你,甚至還覺得是我的錯。 直到現在我奶奶還會說,如果你當初沒把那件事說出來,現在一家人多好。

因為各種原因,讓我覺得,手淫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-6-

後來就越來越頻繁,一天 10 多次,整天都在床上手淫。 到最後一點都射不出來了,你整個身體都是空殼了,還在手淫,就是追求那種快感。

那已經不是體內的痛,是你已經把生殖器給擼得脫皮了。 上面的皮肉已經掉下來,摸上去特別痛,但你還想去做那件事。

後來手淫的次數真的頻繁到不可理喻的狀態。 而且我變得越來越小心翼翼,越來越自閉、抑鬱。 但越是這樣,我就越想手淫。

沒有人察覺到我內心的痛苦,也沒有人察覺到我的行為正在偏離軌道。

母親走之後,父親把我送到了一個封閉式管理的學校。 在那裡,我自慰的頻率還保持在每天兩到三次。

等上了初中,我本該有一次剎車的機會。 但是,生物老師直接跳過了「人類的性與生殖」那一節。

而回到家裡,父親也變得萎靡頹廢,甚至他還會問我要色情網站的網址。

學校、家庭都沒能及時地告訴我應該如何面對性和負面情緒。

我對自慰的上癮和性格的叛逆就像一對共生的怪物。 我越來越頻繁地自慰,也越來越叛逆,經常在學校打架。 最終,父親不得不安排我轉學,但這對改善我的狀況絲毫沒有説明,甚至一度讓情況更糟糕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-7-

後來我又被迫轉學了,在那所學校也經常打架鬥毆,當然手淫還是不斷。

那時我住回了奶奶家。 我奶奶不太喜歡我了,她覺得是因為我才讓家庭破碎。 她把我放到了一個偏房,離他們很遠。 那個房間什麼都沒有,就只有一張床。

從我去那裡,到後來徹底不讀書,整整一年的時間,我都沒換過床單。 那個床單上面全是精斑,從床頭到床尾。

初二上半學期,我就不讀書了,出去混。

混的那段時間倒是挺好的,居然沒手淫。 那時候跟著外面混的一個姐姐,她白白的,不太胖,十九二十歲。 我每天跟她在外面喝酒,認識雜七雜八的人,有大哥,有吸毒的,也有賣的。 我覺得這個世界好精彩! 當我徹底逃離原來的生活,我就不再用手淫去安慰自己了。

徹底逃離時是最好的一個狀態,正常人的狀態。

姐姐和她周圍的人都對我特別好。 很多人第一次見我時問我是誰,她都說是我弟弟。 那時,我對明天充滿期待。

而她對於我來說,是家人,是缺一不可的。

-8-

後來因為她開學了,我們就很難見面。

父親找了一個女朋友,在另一個城市,他讓我去他女朋友那邊工作。 那時候我 15 歲,那個女的讓我去酒托組織工作,每天早上八九點起來,晚上八九點下班,唯一的工作就是假冒女性和人聊天。 那時,我好像又回歸了原來的生活,就又恢復手淫了。

我睡的地方是大通鋪,我喜歡睡在角落,這樣手淫不會被發現。 但會有一點搖床,所以我不敢搞特別大的動靜,但手淫還是不間斷的。

最嚴重的時候,一看到女性,不論是怎樣的女性,我都想手淫,就像吸毒一樣。 色欲和毒品沒什麼兩樣,都是毒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那一年,我徹底變樣了。 當時沒注意到,但我回想起來,那時我腦子已經不太好了,語言組織能力下降。 外在的話,嘴周圍會長一些黑色的東西,整張臉烏煙瘴氣的,很臟,不管怎麼洗都洗不掉。

因為總是失眠、缺乏精力,後來我去電子廠打工的時候,連一個月都堅持不到,就被趕走了。

那幾年,我過得渾渾噩噩,一直在換工作。

但自慰成癮對我的影響還遠不止這些。

直到前年,我再次遇到了那個姐姐。 這時我才發現,自己的心智也已經徹底被摧毀了。

9

我其實對她挺愧疚的,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。

過了 6 年吧,我們再次見面。 那一天我出去逛街,在天橋上碰見了她,她激動地抱著我說「想死你啦。 這麼久沒見,我們一定要一起吃頓飯!」

我當時整個人都是麻木的,內心已經不像以前那樣陽光活潑了。 但她還是非常開心,吃完飯已經很晚了,就乾脆一起過夜。

她還帶了一個女生,到了酒店裡,我睡在我的床上,她和那個女生睡另一張床。

我已經無法理解當時自己是怎麼想的了。 看著她露在外面的腿,我把手伸進自己的褲襠,在被子裡悄悄手淫。

現在想起那個畫面,我特別難受,我是不是連畜生都不如?

第二天她表現得很尋常,但我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勁,她好像是發現了,我特別害怕。 那天的分別也很平常,但分別之後,她從來沒有聯繫過我。 她知道我的電話、我的微信,但從來沒有聯繫過。

那時候我就知道,我又失去了一樣我珍視的東西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-10-

成癮的六年裡,我多少能意識到過度自慰正在傷害自己,但會刻意迴避這些問題,我只想不那麼痛苦地過日子。

但再次遇到姐姐時發生的這件事,一下讓我清醒了。

不久之後,我在街頭收到了一張關於戒色的小卡片。

或許髮卡片的人是無意的,但對我來說,這卻是當頭一棒。 別人之所以髮卡片給我,是因為成癮行為改變了我的外在,我已經成為肉眼可見的「過度縱欲者」。

那感覺就像有人在你耳邊拉了警報。 你再掩耳盜鈴也無濟於事。

我決定不再手淫,一定要為了自己好好克制。 如果再繼續手淫,我這一生就毀了。

當天晚上我沒有手淫。 但第二天早上一醒來,又開始手淫。 手淫完我特別後悔,特別生氣,一直打自己耳光,然後發毒誓不再手淫。

我克制了兩天,結果因為刷小視頻看到一個女生蹦蹦跳跳,慾望捲土重來。 完事之後,我卸載了應用,關掉手機,憤怒地拿起刀子在手上劃。 當時特別激動,沒注意分寸,隨便用紙包著我就睡了。 結果第二天早上起來,這半邊都是血。

當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因為不論是失敗還是成功,我唯一的方法就是傷害自己。

想要戒除已經成癮的習慣是非常難的。 這 2 年裡,我一直試圖靠自己的意志克服慾望,但最終都失敗了。

好在去年,我從一些互助平臺的戒色者那裡,學習到了適合的經驗,我明白了這是一件急不來的事,心態逐漸平和,也慢慢探索著自己的方法。

我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計劃,每天睡前要完成。 我會把今天發生的一些小事寫下來,讓自己看看當自己是正常人時是什麼樣子。

第一天:今日打卡完,準備閱讀完文章就睡了。

第二天,自己終於又開始興致勃勃地做一件有意義的事了。 我最近在寫歌詞,因為我喜歡說唱。 昨天又寫了半首歌的歌詞,覺得挺好的。

第三天:跌跌撞撞來到第三天,今天我的貓又被教育了,還以為它會乖一點,還是那樣。

讓我們走進自慰成癮者的世界

完成這些事後,我會打開 故事FM,聽著那些陌生人的故事,好奇他們的人生是怎麼樣的,這對我來說是入睡的良藥。

-11-

我特別希望有一個正常人做我的朋友,哪怕陪我說兩句話,就已經能給我動力,去抵抗那些所謂的慾望。

去年我自己弄了一個天涯明月刀的遊戲群,主要是代練,開始掙錢了。 不用受人管教,也有了自己的圈子,還不必見人。 我已經幾個月沒出門了,外賣快遞都是別人幫我拿的。

我不想見人,怕看到女人。

雖然在別人看來,我每天都關著自己,其實對我來說,這樣特別自由。 這種生活如果能一直持續下去,我求之不得。

💘 相关文章

写一条评论

Based on Golang + fastHTTP + sdb | go1.16.4 Processed in 1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