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nyk avatar

這十年,我活得就是個笑話

🕘 by tunyk

公公去世前,說把價值兩千萬元的房子留給我們,為了這個承諾,我一個985的高材生,活成了全職保姆,而婆婆去世后,我才明白,原來,在別人眼裡,我是小醜一樣的存在。

我叫王敏,今年三十八歲,畢業於一所985高校,曾在一個中外合資企業做總監。

十年前跟我老公結婚,因為婆家的房子比較大,就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。 平時大姑姐也不經常回來,我每月按時交生活費,公婆負責燒飯帶娃,我們安心工作,一家人倒也其樂融融。

有次吃完晚飯,一家人坐在客廳看電視,就聊起了房子,公公脫口而出,說他們死後,房子要留給我們。

我倒一直沒想過房子誰繼承的問題,不過公公這麼一說,我心裡還是很高興,畢竟,房子是不小的財產,按現在的房價估計差不多有兩千多萬。

"謝謝爸媽,我們會好好孝敬您二老的。" 房子是人生的大事,有公公的承諾,我的心裏踏實了不少。

而不久,家裡就出現了變故。

公公因為腦出血,變成了植物人,喂飯,翻身,按摩需要一天24小時身邊不離人。

在公公出院之後,我們就請了一個護工,可婆婆非常挑剔,沒過三天就把保姆罵跑了,還對我們哭訴,把這麼大的房子都留給了你們,可連個伺候你爸的人都找不到。

老公和我都明白,婆婆是想讓我辭職伺候公公。 可我事業正在上升期,不能丟了工作。 還是請護工好一些,拿出這點錢比我一年損失三十萬強。

img

接下來又請了幾個護工,婆婆還是不滿意,幾天就把人氣跑,後來,家政公司都不給介紹了。 無奈,我忍痛辭了職。

我離職以後,照顧公公吃喝拉撒的工作都落在我頭上,婆婆做起了甩手大掌櫃,她說,她又不工作,在家就做這麼點事,還需要人幫忙嗎。

難道是我沒工作嗎? 她的話太讓人傷心了。 老公安慰說:「忍忍吧! 醫生不是說爸爸這種情況最多熬不過兩年嗎,兩年而已,相想這座房子,你就不委屈了。 ”

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忍。 公公果然沒到兩年就去世了,當我利用過去的資源四處找工作時,婆婆又出事了。

她一個人在家時,踩著凳子拿東西,頭一暈,摔了下來,腰椎骨折,又癱在了床上。

這次,是大姑姐跳出來,堅決反對請護工,理由是不放心,說網上曝光護工虐待病人的事情太多了,怕護工虐待她母親,必須由我來伺候婆婆。

大姑姐不僅不照顧她母親,反而理直氣壯地要求我,不就是因為這所房子嗎? 我不要還不行嗎?

老公再一次勸我,不要義氣用事,這所房子不是值十萬八萬,而是幾千萬,就我們倆一起打拼,要想買這麼大房子十年不吃不喝我們也買不了。

老公的話打動了我,我們就是年掙百萬,不吃不喝也要二十年,最終事情還是以我的妥協結束。

婆在床上躺了整整十年,三千多個日夜,我都不知自己怎麼熬過來的,辦完婆婆的後事,我心裡卻空落落的,不知是為解脫,還是對明天的恐懼,我已經與社會脫軌十年,還能重新開始嗎?

哪知,婆婆下葬第二天,大姑姐就把一份公證書拍到我面前,上面明明白白地寫著,房子在婆婆去世後,由老公和他姐兩個人共同繼承。

我就質問大姑姐,公公不是說好房子我們家繼承嗎?

"你繼承,同樣是爸媽的子女,憑什麼你一個人獨吞。"

"伺候你爸媽的時候,你怎麼不這麼說?"

"你是這家的兒媳,伺候老人天經地義,跟遺產無關。" 人到了不要臉時,什麼話都說的出。

她厚顏無恥的嘴臉氣得我眼前發黑,暈了過去。

我咽不下這口氣,在別人眼裡我就像個小醜一樣,被人耍了這麼多年,我還希望拿回房子嗎?

這不是典型的人善被嗎? 他們用房子做釣餌,毀了我的前半生,人生有幾個十年,且是最容易出成績的十年,被他們葬送了。

做人還是要理智一些,不能給那些打親情牌的人,留下算計自己的機會。 這種傷害,比鈍刀割肉還要疼。

💘 相关文章

写一条评论

Based on Golang + fastHTTP + sdb | go1.16.4 Processed in 0ms